当前位置:寻医问药专家网 > 韦良臣专家个人网站 > 文章列表 > 媒体报道 > 文章详情

德国学习交流见闻

标签: 媒体报道 | 作者:韦良臣 | 发表时间:2016-03-26 00:49:18

2012年9月至12月,我有幸到德国北威州的LVR-菲尔森骨科医院学习交流人工髋膝关节置换技术,与德国同行们一起工作、学习、生活、手术3个月,对德国的医疗状况有了一定的了解。现就此简单谈谈所见所闻及一些体会。

LVR- 菲尔森骨科医院位于北威州菲尔森市,地处德国、荷兰、比利时三国交界处,距德国著名观光城市科隆约70公里。医院始建于1921年,以诊治骨关节外科疾病为主,是当地的人工髋膝关节置换中心,设有床位120张,每年手术量约2500台,其中人工髋关节手术、人工膝关节手术、肩膝关节镜手术各约500台,手、足及脊柱微创手术约500台,人工髋膝关节翻修手术约200台,此外还有一些其他矫形手术。

医院位于一片茂密的森林之中,周围环境非常优美,时常有松鼠出没,路上可以看到小心野鹿横穿马路的警示牌,不看路标你不会想到里面藏着一家医院,因为医院非常的安静,外面只有一些车辆静静的停在那里,没有熙熙攘攘的人群。进去后才知病房里住满了病人,医生护士都在忙碌着。原来这里除门诊外没有病人家属,即使手术也看不到家属前来;门诊都是预约患者,数量控制在合理范围。不像国内医生都被患者及家属包围在人海之中。这里大家都从从容容,看病就像交朋友,医生见面首先向患者握手问好,医患交谈也简明扼要,医生检查完病人,给出诊断治疗方案,患者就去照办,握手言别,没有那么多为什么问,因为患者非常相信医生,不会问为什么或纠缠一些问题,所以门诊效率很高。诊室旁边设有休息室,备有咖啡零食,随时可以享用。

德国这种医患之间的和谐我想是建立在成熟的国家医保制度和国民较高的个人文化素质修养之上的。在德国国家提供基本医疗保险,保证公民看病不需掏自己腰包;但若想找教授看病手术,个人需要购买商业医疗保险,由医疗保险公司跟医院结帐。所以在德国医生跟病人之间不谈钱的事,钱都由国家或医疗保险公司支付。医生一门心事只是想怎么治好病,不管花多少钱或再多钱。病人也非常相信医生,常常看到病人身上开过好多次刀的情况,因为前次手术效果不好或有点问题,需要再开刀,病人也很理解。因为他们知道医生不是万能的,人都有生老病死。这要在中国,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目前中国的医疗环境是外科医生必须万无一失。在德国医生收入是普通人的2-3倍,社会地位很高,报考医科如果你高中会考成绩不是优秀是没资格的。毕业拿到医生资格后都能过上很体面的生活,能把全部的精力和热情用到自己的事业上,不用为柴米油盐和房子车子操心发愁。

LVR-菲尔森骨科医院共有骨科医生15人,这些医生是医院的核心,其他人员都围绕着他们展开工作。医院架构很简单。院长兼教授一人Professor Koenig,配有两个秘书,一个负责医疗事务,一个负责行政事务,然后就直接是医生团队、护理团队和后勤团队的具体工作人员,没有国内医院的院长、书记、副院长若干、纪委、工会、党办、院办、医务科、设备科……行政机关多的数不过来,国内医院养的闲人太多了 ……。德国医院是真正的主任负责制,科室人事制度非常透明,科室一般设主任一名,其退休后新主任一般不从本单位产生,从外单位选聘。这样既避免本单位学术老化单一,又避免科室同事为争当主任而明争暗斗,发生内讧。科室同事之间关系和谐密切,上下级医生传帮带无私保留,因为大家没有利益上的冲突,关系相处非常简单。

Professor Koenig身为院长兼教授,总管医院的人、财、物。除此之外他亲自参加每天的医疗工作,是医疗工作的带头人,也是我在德国学习进修的负责人。每天来医院最早,离开医院最晚,早上7:10查房,8点钟主持召开交班会,讨论解决患者病情和医院事务,9点钟去手术室,一般参加2-3台手术,通常下午5点结束手术工作,下班之前再查看一下病人才离开医院。教授每周有三个下午的门诊时间,都是慕名预约来住院手术的,病人来源很广泛,除德国人之外,还有周边国家的人,我逗留期间还碰到几个俄罗斯人来此做手术。身为院长兼教授,年龄50有几,事必躬亲、细致入微,真让人敬佩不已!另一方面对医疗这样一个辛苦又高风险的行业,国家从制度上规定医生必须及时休假,我感觉他们的假期特多,工作时虽说很辛苦很紧张,但经常轮番休假,及时放松身心,以保证工作时精力充沛。教授也经常休假,每次一周左右,他住在科隆市,但在德国北海海边有房子,经常带家人在那里消磨时光。

手术室设备非常先进,手术工具完备到手术的每个细节,医生碰到什么情况都有得心应手的工具,这使得每个手术结果都很完美。同样的手术,无论谁做,手术体位、入路、步骤、操作方式、器械选择基本一致,结果基本一样。手术步骤是单位最有经验的高级医生讨论制定的,每位医生必须遵照执行,这样定式保证了手术中大家配合非常默契,常常医生不用说话,只伸手器械护士就知道你要什么工具,接下来该准备什么,无形中缩短了手术时间。每位术者水平普遍较高而稳定,技术娴熟,训练有素,基本功扎实,操作严谨,注重细节,不急不躁。他们不片面追求微创小切口,不追求手术有多快,只讲究手术效果好。术前评估细致,准备从分,术中暴露清晰,止血彻底;遇到困难、意外或不确定就停下来讨论。

医院不到20人的医生团队每年完成2000多台次的手术,效率惊人,高效率的背后有什么秘密?原来医生早就从繁琐的医疗文书中解脱出来,让医生花很多时间去写病案文书被看作是一种资源浪费,他们大部分时间是在做手术或处理病人,使医生价值最大化,因为培养一名医生时间漫长且花费巨大。这里每做完一台手术,医生只口述手术过程并录音,由秘书整理成文字文件;每个医生都有自己的文件夹,大部分成型和程序性的文件都由秘书完成,早晨交班时放在会议室,医生审核修改后签字生效。病人病案是各种文件的汇总,术前及术后每天情况在表格上打勾,教授查房内容当面立即写在空格里,常常就几个字,非常简单。

Professor Koenig对来自中国的我非常友好,一到医院就得到热情接待,随后的工作中我们就成了朋友,教授为我的学习提供了很多方便,让我随时拍下或录下任何想要的东西,认真细致回答我提出的问题及不同见解,手术当中遇到要点、难点、注意事项、关键步骤时,经常停下来让我到术者位置,看的更清楚更详细,并亲自动手体会。学习期间,适逢医院组织学术会议,教授也盛情邀请并介绍给来之德国及波兰等地的专家,晚宴上除了品尝红酒,教授还拿出自己珍藏的古巴雪茄让大家品尝,令人难以忘怀。他还抽出时间带我参观科隆大教堂及博物馆,品尝当地特色啤酒及美食,观看德甲足球联赛,让人感动。

教授对中国问题也很感兴趣,探讨两国间医疗制度及医院运作模式的不同,他很难理解在中国医生和患者会有那么多矛盾,医生甚至会被病人砍死,这类事情西方历史上再野蛮的时期也不会发生。我心里除了悲哀只有无语,中国对医生行业的畸形定位,媒体对医生的妖魔化,国家对医院投入的严重不足,老百姓看病就医习惯的缺陷……,他又怎么了解呢?

三个月的德意志之行是忙碌而充实的,让我觉得时光过得太快,有太多美好的回忆。此次之行,对德国的医疗制定,医疗水平有了深入的了解,对德国国民的现实生活有了亲身体会,对德国及欧洲的历史文化,宗教信仰,科学文明、政治制定有了具体体验。开拓了视野,丰富了阅历,活跃了思维,更新了观念,无论是在专业上或个人经历上都不虚此行。


此文章内容仅代表医生观点,仅供参考。涉及用药、治疗等问题请到当地医院就诊,谨遵医嘱!

阅读(665)| (0) | (0) 我要为韦良臣投票 >
更多

免费咨询在线专家

咨询专家 已回复咨询数:3
预约门诊 已成功预约数:19
给他投票 已获得投票数:7

同专业最新在线专家

请务必在就医后进行投票,以保证结果的公平、公正。

温馨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