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寻医问药专家网 > 白晨专家个人网站 > 文章列表 > 医学科普 > 文章详情

开始漫长的治哮喘之路

标签:哮喘 医学科普 | 作者:白晨 | 发表时间:2015-01-26 10:48:12

治 喘 记

女儿不到一岁,洗澡中被呛入洗澡水,逐渐出现顽固性咳嗽,只要不用药,基本上是咳个不停,两米之外可以听到来自肺里的哨音。听诊双肺满布稀里哗啦的大中小水泡音和哮鸣音。夜间咳嗽加重,喘憋明显,难以入眠。为了止喘,每个月至少输液25天,惨矣。后来去做沙丁胺醇雾化吸入,奇迹般的没有了哮鸣音和水泡音,于是定性为哮喘。老婆得知这一消息,嚎啕大哭,叫嚷:“孩子这辈子完了!我早就说过不要生孩子,免得后悔!”我家厕所门玻璃成了替罪羊,在妻子过度用力摔门时被震碎,落入下水道。至今下水道动辄壅塞,皮搋子是不可或缺的良好助手。当时我第一反应就是强打精神安慰妻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其实这病教材上承认无法治愈,但作为西医的我必须上阵,经多方咨询,按西医的老规矩,依据最高指示也就是指南开始了标准化治疗:漫长的激素、β激动剂雾化吸入治疗。每天吸两次,动作规范,剂量充足。

岁月匆匆过,这一吸就是两年。哮鸣音、水泡音明显减少,但仍有存留,从未消失过,尤其运动时会加重。每天低热,脸蛋红扑扑。感冒时发生呼吸困难依旧是家常便饭,痰量惊人得多,失眠亦随之而来。这么难治,原因在于妻子有家族哮喘遗传,我有风湿病遗传,孩子显然中招,集发病基因于一体,倒霉透顶矣。因嫌麻烦,年幼的孩子拒绝再吸,怎么劝也无效,只得停用。停用雾化吸入疗法以后,只得由我根据经验来用药了。氨茶碱、酮替芬、顺尔宁、博利康尼、吉诺通成了家中必备药品,但真是难当重任,关键时刻强的松、地塞米松仍是短期必须。实事求是地说,没有一天晴朗过,真是咳嗽声声度时光。

治疗期间,我阅读相关知识,但总感觉内容不深入,不清晰,不系统,中外作者们总是泛泛而谈,尤其在紧要处笼统地一笔带过,缺乏精到之言。就像一个不会游泳的教练谈水中技巧,更像一个老和尚指导婚姻生活,对求学者帮助不大。我最近才知道原因所在,但限于篇幅,不再赘言。

伤心、绝望之余,一拍脑袋想到了脱敏疗法。说干就干,立马到医院过敏中心进行过敏原检查,发现孩子对真菌、尘螨、鱼、豚草、花粉等等过敏,随即开始以过敏原肩部皮下注射方式脱敏。一周后显效,缓解程度优于激素、β 激动剂雾化吸入,当然还需解痉平喘药物的必要配合。终日偶闻咳嗽声,这真的令人很振奋,揪得很紧的心也逐渐放了下来。乘此东风,严格按照教材脱敏要求进行长期皮下注射,一转眼就是两年。脱敏期间,狡猾的过敏原不停转换,两三个月就不得不改变脱敏种类,否则哮喘发作。女儿的双臂至少已有近200次被扎,六岁的女儿实在对扎针厌烦透顶,终于坚定地拒绝脱敏。老爹我再一次败下阵来。结果自然是复发。每天的痰几乎要以斤计算,如此之多的分泌物,难道肺里真有水龙头?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后半夜我坐在小马扎上,看着小床上的女儿艰难呼吸,伴着丝丝的哮鸣,内心愧极。

既然正规治疗失败,那就自己想办法吧!

东打听,西询问,真是耳听八方,来者不拒。女儿依旧喘,痰依旧满满,真是让人无奈的“中华痰王”。我们夫妻俩曾打趣地说,女儿每天“痰笑风生”。终于在女儿9岁时得一良方,但不知副作用大小。就在自己身上试验,果然有奇效,我常年的鼻塞、流涕,竟然在一周内治愈了。

既然安全有效,我就决定以最小量试试,让孩子睡前口服。讵料当夜此药引起高热,39.5度。虽然有些紧张,但我认为这应该是免疫力迅速提高的结果,孩子一夜苦捱,我坚决不用退烧药。黎明时自动热退,两肺晴空万里,七年的泡泡音和哨音彻底消失啦!难以置信的结果!狂喜之下,不会写诗的我即兴赋诗:

苦读七载鬓斑白,

无暇草绿与花开;

恰逢今日身轻了,

笑看山川秋风来!

兴定思胜,长进多多。所谓指南,猜测耳。在针对性方案出笼之前,总得进行探索式治疗。因此只好进行大规模随机对照试验来矬子里拔将军,1.6米总比1.5米高吧,虽然也不是很高。所以如果有人由此赞叹1.6米的身高乃彪形大汉,坚定不移地加以推崇,他的判断应该是不妥的。

但是这次中药的胜利,并没有推翻科学规律,更没有让我彻底倒向中医,反而让我看到西医的巨大潜力和无边远景。目前,哮喘教材内容繁多,作为学习者不应该仅仅把精力投到逐句的理解和运用上,更应该在常年实践的基础上看得高一些。也就是站在山顶俯瞰地面。不能只满足于当熟练工,要当车间主任甚至厂长。水平上去了,自然就会明白哮喘治疗的困境,源于对过敏机制的模糊认识,虽然治疗方案繁多,但瞄准的却都不是靶心。如果把熟练西医比作神枪手的话,治疗哮喘,那就是枪枪击中头发或指甲末端,但对哮喘本质,却无可奈何。

于是,我虔诚地拿起免疫学教材,精读数遍。其中滋味,恰似当年读哮喘专著,苦甘唯有自己知:还是不规范的语言,还是笼统的概念,有时没主语,有时缺宾语。其实这背后是知识的断续和残破,与肤浅的教育有关,与文革结束后知识断层有关,虽然到处都是博导。在此不深谈,以免大学校长不高兴。几十年后再回顾,今天的西医学真是不敢恭维。文章动辄数以万计,然无实质性发现。虽然纸张消费很多。

我们的确需要锐眼,就像国内其它行业一样。


此文章内容仅代表医生观点,仅供参考。涉及用药、治疗等问题请到当地医院就诊,谨遵医嘱!

阅读(3688)| (10) | (2) 我要为白晨投票 >
更多

免费咨询在线专家

白晨

副主任医师

济南市中心医院

心内科

咨询专家 已回复咨询数:3
预约门诊 已成功预约数:0
给他投票 已获得投票数:15

同专业最新在线专家

请务必在就医后进行投票,以保证结果的公平、公正。

温馨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