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寻医问药专家网 > 陈永专家个人网站 > 文章列表 > 医学科普 > 文章详情

隔行如隔山——读不懂癌症的无效治疗

标签:肺癌 医学科普 | 作者:陈永 | 发表时间:2017-06-13 18:31:37

在讨论这个话题以前,先介绍下个人能discuss这个话题的能力。不才2009年本科毕业与贵阳医学院(现贵州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毕业后于广州金域医学检验中心病理科(一般炎症与癌症是临床工作重点之一)学习工作1年;随后在某肿瘤医院工作1年。由于对各种疾病治疗效果的不满意,以及外公(农村赤脚针灸医生)的影响,觉得自己不研究一下中医一辈子后悔。于是在江西中医学院攻读了乐毅敏教授的硕士,毕业题目是《晚期肺癌辨证分型与临床实验室检查相关性研究》,2014年毕业,获得优秀硕士论文。同时,将江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的热敏灸技术介绍到瘤医院,工作2年。目前就读于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免疫风湿专业,师从管剑龙教授。

作者本人:陈永,江苏淮阴人,主张整合医学干预内科疾病。

所以,离开肿瘤的研究和工作大概有2年了。医学飞速发展,如果不把一点点心得体会说出来,恐怕晚些再说更不专业,为人耻笑。在讨论当前癌症治疗之前,先撂下不才的观点:我对癌症,尤其是晚期的癌症治疗持极度、鄙视不满态度。因为肚子里想说的太多,才疏学浅,愤怒之情难以连贯表达,故分条表达,让各位专家来喷。

1. 阿司匹林与活血化瘀

早在2004年,刚踏进贵阳医学院的时候,那时候还没有人手一台电脑,我在学校的网络中心上网。获知哈弗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的医学院已经发现阿司匹林对癌症的治疗效果[1, 2]。阿司匹林,几毛钱一片,用途广泛,从心血管疾病、发热关节痛、到对抑郁症的作用都有研究。阿司匹林抗血小板积聚,相当于中医的“活血化瘀”,而肿瘤在中医中也是“血瘀而成瘤”[3](不要喷我“血瘀而成瘤”是错误的中医理论,现代医学提出了肿瘤的“血管生成学说”、发现肿瘤患者的高凝状态、发现了肿瘤偏爱的缺血缺氧微环境[4])。所以我说嗯,哈弗大学的研究好,阿司匹林是活血化瘀抗肿瘤。时隔十年,2014年和肿瘤专科医生说“阿司匹林是活血化瘀抗肿瘤”,人家都懒得看我一眼。在后来阿司匹林成了结肠癌的“分子靶向药物”(新研制的分子靶向药物超级贵),并且写入结肠癌指南[5],我仍然没有看到中国肿瘤医生对结肠癌患者有任何使用迹象。

2.中医看病,要看“神”。

也就是病人的神色。有一次跟着一群医生去查房。病人是来自甘肃的某前列腺癌老干部。来的时候精神起色还不错,能走能吃。放疗了几次以后,气色很不好,我学习脉诊有点心得,一摸脉,可是说“肾气已绝”罢。管床医生那是“相当的”专业,对患者及家属说“你的血常规都还好,肝肾功能也不错,血钾正常,就是血钠偏低一点点,我给你输点液,没事的”。我不知道患者家属听不听的懂,反正我觉得这个医生长得丑,我不喜欢(因为不赞同,所以厌恶的心理学现象)。患者看上去是那么的气色不佳、疲惫、不吃东西,你说没事的?来看看医嘱,光输液就是每天16种(这在肿瘤住院治疗中普遍存在)。我就想问问,这16种药物在体内是如何代谢,如何相互影响的,如何结合脂蛋白的你医生搞的明白?反正我搞不明白,世界上也没有专家搞的明白。所以,有些患者突然间死掉了,不闹医院闹谁啊?当然如果对簿公堂,医疗纠纷的鉴定专家也搞不清楚,因为就没有超过5种药物一起使用相互作用的研究。而且鉴定结果常常是医疗没有问题,肿瘤患者合并症多,电解质紊乱点,血压、血糖也都需要药物。但是同时上十几种药物人体真的受的了么?

所以,现在的癌症治疗存在在过治疗。上海的医保真是好,药品报销的种类多,比例大。老头老太太去医院的药是一箩筐一箩筐的。辛亏政府还限制一点。

3.癌症面前人人平等。

乔布斯死于胰腺癌,姚贝娜是乳腺癌、梅艳芳是宫颈癌。有些癌症晚期的患者,我真不知道还上化疗、上放疗干什么。你比他们有钱,还是你比他们长的好看,治疗对他们没有效果,凭什么对你就非得有效果?复旦大学教师于娟死于乳腺癌,临终前完成《此生未完成》一书。我觉得是很有意思的没意思书。这化疗明明对你没有效果,你还上化疗,在书中苦苦描述化疗带来的副作用,有意思么?当然如果广大群众能够看得到我看到的这一点就有意思了。乳腺癌是女性的第一杀手,这么多年来研究的也非常充分了,该切切,该化疗的化。似乎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天经地义。我觉得当谎言大过天的时候,谎言就成了真理了。

5年前结识该胃癌患者,为印尼的矿产界富豪,与当时政界精英(与当时印尼总理矫情颇深)。患了胃癌后,在日本做了手术。体重从170斤减少到90斤。入院化疗后,出现严重的恶心、呕吐反应;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壮汉被化疗折磨的像孩子一般哭泣。笔者采用针灸疗法解决化疗副作用,继续治疗,患者体质逐渐变好。再后来继续化疗后,不久去世,距胃大部切除手术时间不足两年。

4. 当谎言大过天的时候,谎言就成了真理了

美国密尔沃基一本叫做《Sentinel and MedPage Today》的杂志发表一篇文章分析过去10年FDA批准上市的抗癌药,结果发现在54个上市新药中有74%的药物没有证据显示能延长患者寿命,也不能改善患者生活质量[6]。

曾经一个美国菲律宾裔大型医院的医生同时是癌症患者来到中国寻求替代治疗,告诉我说:“你知道么?美国的抗癌药物的研发是投入了巨大的资金的,当然会卖很贵。临床效果的报导,基本上都是药厂资助医疗机构的研究,数据的可靠性可想而知了。”

FDA认定部分已批准的癌症药物并没有延长寿命

以前工作肿瘤这一块,经常也会参加肿瘤的学术会议。所谓的大咖们讲课,提及的词汇常常是某某药物“能够让肿瘤患者获益”,获益、获益、获益?很厌烦这个词汇。眼睛瞎了没有看见患者所承受的难以承受的副作用么?所谓的获益就是花上几十万让患者延长个把月寿命?[7]美国的研究,SCI的论文说延长几个月就几个月了?说获益就获益了?倒是药厂盆钵满盈。赵本山说,人死了,钱没花完很痛苦。所以肿瘤病人留着钱没有用,要花完。所以肿瘤医院的利润也比较高,听说肿瘤医院的博士研究生待遇也比我们好。假作真时,真亦假。当谎言大过天的时候,谎言就成了真理了。

以前读过一个轶闻,米国的肿瘤医生在自己罹患癌症后,仅十分之一会选择从前给患者的治疗。当网络上各种罹患白血病、什么什么癌症,在医院没有钱继续治疗,现寻求好心人,甚至有个什么恶心的叫众筹网的?我捐过,但真没意思。

5. 我知道甲状腺癌手术治愈率是90%[8],我知道鼻咽癌放疗治愈率80%[9]。辛亏我还知道这一点点,否则我在反对当前癌症治疗的时候,肿瘤医生要喷死我。我想肿瘤医生都知道,癌细胞化疗后,癌细胞在特定的时期比以前长的更快[10, 11]。那么为什么还是要继续呢?

这一点上,不仅有医生的责任,也有患者的责任。

曾经有个亲戚给我打电话,说某亲戚患了晚期胃癌,问我意见。我说“胃癌么,中位生存率是1年,何况还是晚期。可能你们手术肯定会做的,但做完手术千万别化疗呀”。也把我在临床上所看到的现象,书本上的知识,结合内心的苦闷、感受苦口婆心地讲了2个小时。又把各种整合治疗的具体方法包括西药、针灸、饮食、运动、心理说了一番。我说要是我自己得胃癌,我连手术都不做。交代一句,患者37岁,比较年轻,越年轻的,越是印戒细胞癌、粘液腺癌这类化疗疗效不好的多。病理也证实是低分化的粘液腺癌。患者手术后,按照专家意见进行化疗。毕竟咱们是小医生,说话没有分量。1年后又机会相见,亲戚提前告诉我,你见面可不要再乱讲哈,人家现在好的很,还能开车。见面之后,那尼玛叫好的很嘛?我印象中耳廓都是苍白的。患者是讨厌中医的,也讨厌我这样的人吧。随后2月,癌细胞转移整个腹腔。正好有个小假期,亲戚让我去指导指导。我的保守治疗认定2月左右生存期的理论被家属怀疑加鄙视之后,全家人陪同患者到上海手术,术后6天die。

这似乎是因为癌症是个大病,这么大的事情不花个10万、20万显得不够重视、不够尊重癌症。

6. 咱们来说说中医

我喜欢中医,我热爱中医。我觉得中医叫患者吃屎喝尿、炖胎盘都是神奇的。

屠呦呦从《肘后备急方》里面,得到了青蒿素治疗疟疾100%有效获得诺贝尔奖。

同样是《肘后备急方》里面说,对身体十分羸弱的患者,饮大便汁一升。现在的类风湿关节炎、肝癌、老年痴呆、帕金森病、慢性肾病等等等疾病,都与肠道菌群有关[12, 13],肠道正常菌群的建立,也就是现在“粪便移植”在世界上最顶级的杂志炒的这么火。反对中医的死哪去了?

你说童子尿是扯淡,但是你知道内科学心梗抢救药物尿激酶一开始是从尿液中提取的啊![14]那么中国古代不会提取,那尿液里面低浓度的尿激酶是不是对心脑血管疾病有帮助呢?

现在反对中医的又说胎盘没有药用价值,尤其是晾干煮熟了更没有价值,并且恐吓道:可以传播病原菌(在晾干煮熟了没有价值的前提下)。荒唐至极,改日再说。

我不想鼓吹中医对癌症患者有多大的疗效。我提倡整合医学干预癌症,改日可能没有机会再说。

我只想说,生老病死是大自然的规律。中医主要还是自然疗法。帮助自然界的人在偏离了阴阳的时候进行纠正。但改变不了自然规律。

但是我不希望看到社会把不能治好的疾病状态经过中医干预之后归咎于中医。就好像一白血病患者拔了罐,就是宣传拔罐致死的一样。

5年前(2012年),笔者太湖文化论坛期间,笔者与物理学诺贝尔奖得主George Fitzgerald Smoot“握手”,其实并非单纯握手,他在按压我的合谷穴,兴奋地告诉我说:“我知道这个穴位可以治疗头痛。”在简短的交流中,我提及,“针灸是替代医学……”,曾在大学选修针灸学的George当即说:“针灸并非替代医学,针灸、包括中医是主流医学,现代医学才是替代医学”。我想如果说中医是主流医学,现代医学是替代,全世界人民都不答应。Anyhow,这不是我说的,是学富五车的George原话, 而且我赞同!

我甚至认为中医和西医是男女朋友关系。男人女人有很多很多区别,但是男人是两条腿、女人并没有多一张嘴巴。男人与女人在生理结构上是基本一样的,更多的是相同点,并且分泌的激素也大致相似。我们关注的只是中西医10%的不同,而忘了90%的相同。西药太多来源于动植物,一切来源于大自然。而中医古籍同样把把肠坏死切除术描述的淋漓尽致[15]。

7. 我微信朋友圈收集的2个癌症病例

患骨癌的少女坚决不截肢只想做模特,抗癌9年终于获胜并走上T台[16]

骨癌,事实上是骨肉瘤,一种恶性程度很高的恶性肿瘤。小姑凉不按常规出牌,是不是过的很好?如果手术之后,加放化疗呢?

百岁老人29年前患肝癌,没钱治疗。腹痛就吃个吧月中药。棺材早就准备好了的,29年后依然健在,气色红润[17]。

尊敬的肿瘤学专家,请以人民的名义、科学的名义、内心深处良知的名义,告诉我这两个新闻不是个案。我身边遇到的和听到的和看道的没有像目前这样癌症治疗而生活的很好的人大有人在。

8. 肿瘤就是个炎症

肿瘤就是个炎症[18]。(这个学说在国际上还是颇具有影响力的。之前我读博报名的专业就是华山医院消化科刘杰教授,他给出的研究方向是炎症和肿瘤,可是他明确和我说:博士生已经内定好了,一个亲戚,一个自己科里的。我的公平公正的入学评选资格就是这样的。最近Spring退稿的107骗涉嫌造假论文就有他的)。不用太担心。

我觉得癌症的治疗三大原则是营养、心理、运动。如果一个患者最终的治疗结果是不能吃东西,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如果一个患者想跳楼结束生命,你什么神药有一句劝慰直接。运动对任何时期的癌症存在着多方面的综合价值[19],可惜进来太极被骂的狗血喷头。

国外研究者在研究证明太极拳改善成年人焦虑及失眠状态

我觉得任何有害的刺激在极低剂量的时候,常常是有益的。就像夫妻之间小打小吵有利于增加感情。例如少量献血促进造血功能,例如胆红素的生理功能还能软化血管,例如发个烧可以抗病毒。

但癌症的治疗常常是过了度。

9. “不要再开刀了,开一个,死一个。”--朱正纲教授

去年有一个朋友圈文章部分语句是这样的(不排除不才断章取义之嫌):

“我不知道我能拦下多少刀。”坐在办公室,朱正纲教授神色凝重。

朱正纲顾不上得罪同行,他着急的是明明有更好的治疗方法了,但太多医生不了解或不敢尝试,结果是一些患者牺牲在“未进步”的医生手里。

朱正纲,男,1954年 1月生,汉族,江苏靖江人,研究生学历,教授,博士生导师。1970年4月参加工作,1976年毕业于上海第二医科大学,1991年4月获得医学博士学位,199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瑞金医院外科医师,瑞金医院外科副主任、常务副主任、主任、外科教研室主任,上海市消化外科研究所常务副所长,瑞金医院副院长,临床医学院副院长(兼),卫生技术学院副院长(兼),上海第二医科大学第九届党委常委、副校长,上海交通大学第八届党委委员,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副院长,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院长、卢湾区第九、第十届政协委员,上海交通大学副校长、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院长。

朱正纲不是唯一的“拦刀医生”,与他一道奔走的,还有北京协和医院、上海中山医院、上海肿瘤医院、北京肿瘤医院等大医院的一些医生。

好了,我的满纸荒唐言。曾经在医院开展工作时候,同事不满我的表现说:“不要挡别人财路”。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对还是错。以前我常常和癌症患者说完我的观点,我常常加上:你不要听我的,我是个无能的医生。

我想,现在的癌症治疗就像个孩子。每个医生似乎已经清楚针对癌症的治疗是在过一次不可能通过的河流。我想赞同我观点的医师也是有的,但是现在的癌症治疗还是要继续,不停的失败。这是一个历年的过程,不可避免。希望孩子在起起跌跌中成长。正如本文所提及的甲状腺癌、鼻咽癌,其他如子宫内膜癌、乳腺癌等等很多肿瘤,手术、放化疗确实能够让患者获益,笔者所反对的、反感的、读不懂的是当前普遍存在的癌症过度治疗。笔者更要强调的是,当前西医瞧不起中医、中医鄙视西医是错误的,癌症的治疗康复强调各种有效治疗的有机结合。

2017.6.2 夜

参考文献

[1]

Bosetti C, Gallus S, Vecchia C L. Aspirin and cancer risk: an UPDATEd quantitative review to 2005[J]. Cancer Causes & Control,2006,17(7):871-888.

[2]

Patrignani P, Patrono C. Aspirin and Cancer[J].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2016,68(9):967-976.

[3] 华何与,杨运高,张红栓. 论气虚血瘀与肿瘤转移[J]. 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05,11(8):564-565.

[4] Bissell M J, Hines W C. Why don\‘t we get more cancer? A proposed role of the microenvironment in restraining cancer progression[J]. Nature Medicine,2011,17(3):320.

[5]

Markowitz S D. Aspirin and colon cancer--targeting prevention?[J].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2007,356(21):2195-2198.

[6] 没用 惊 F. http://www.medsci.cn/article/show_article.do?id=1bc342124f1[Z]. 2017:2017.

[7]

De G A, Van C E, Schmoll H J, et al. Bevacizumab plus oxaliplatin--d chemotherapy as adjuvant treatment for colon cancer (AVANT): a phase 3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J]. Lancet Oncology,2012,13(12):1225-1233.

[8] Mallick U K. The revised American Thyroid Association management guidelines 2009 for patients with differentiated thyroid cancer: an evidence--d risk-adapted approach.[J]. Clinical Oncology,2010,22(6):472-474.

[9]

Hunt M A, Zelefsky M J, Wolden S, et al. Treatment planning and delivery of intensity-modulated radiation therapy for primary nasopharynx cancer ☆[J]. Int J Radiat Oncol Biol Phys.,2001,49(3):623-632.

[10] 文心. 手术、放化疗可能加速癌细胞扩散[J]. 健身科学,2007(7):6.

[11]

Biswas S, Guix M, Rinehart C, et al. Inhibition of TGF-beta with neutralizing antibodies prevents radiation-induced acceleration of -static cancer progression.[J]. Journal of Clinical Investigation,2007,117(5):1305-1313.

[12] Vaziri N D, Zhao Y Y, Pahl M V. Altered intestinal microbial flora and impaired epithelial barrier structure and function in CKD: the nature, mechanisms, consequences and potential treatment.[J]. Nephrology, dialysis, transplantation : official publication of the European Dialysis and Transplant Association - European Renal Association,2015,31(5):737.

[13]

Feng X B, Jiang J, Min L, et al. Role of intestinal flora imbalance in pathogenesis of pouchitis[J]. Asian Pacific Journal of Tropical Medicine,2016,9(8):764-768.

[14] Günzler W A, Steffens G J, Otting F, et al. The primary structure of high molecular mass urokinase from human urine. The complete amino acid sequence of the A chain.[J]. Hoppe-Seyler\‘s Zeitschrift für physiologische Chemie,2009,363(10):1155.

[15]

陈永,乐毅敏,易惺钱,等. 用现代医学解释中医基础理论——中医基础理论发展新格局[J]. 江西中医药,2014(3):3-6.

[16] 患骨癌的少女坚决不截肢只想做模特,抗癌9年终于获胜并走上T台. http://www.haoyidian.com/5419004/20170506A03L3A00.html

[17]

现能劈柴百岁老人年前被查出患肝癌. http://www.acfun.cn/a/ac3614591[Z].

[18] Grivennikov S I, Greten F R, Karin M. Immunity, Inflammation, and Cancer[J]. Cell,2010,140(6):883.

[19]

陈永,李朝龙,文卫锋,等. 运动原则指导肿瘤患者康复的价值[J]. 临床肿瘤学杂志,2014(8):763-767


此文章内容仅代表医生观点,仅供参考。涉及用药、治疗等问题请到当地医院就诊,谨遵医嘱!

阅读(1025)| (0) | (0) 我要为陈永投票 >
更多

免费咨询在线专家

陈永

主治医师

上海华东医院

免疫风湿科

咨询专家 已回复咨询数:0
预约门诊 已成功预约数:0
给他投票 已获得投票数:0

请务必在就医后进行投票,以保证结果的公平、公正。

温馨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