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寻医问药专家网 > 董治春专家个人网站 > 文章列表 > 个人医学视角 > 文章详情

浅谈器官移植的伦理问题

标签:先天性心脏病 个人医学视角 | 作者:董治春 | 发表时间:2014-12-11 18:50:48

随着现在医学领域的深入和发展,一些疾病都需要器官移植,本期我们就来浅谈器官移植的伦理问题。器官移植是将健康的器官移植到通常是另一个人体内使之迅速恢复功能的手术,目的是代偿受者相应器官因致命性疾病而丧失的功能。器官移植在给人类健康生活带来好处的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有待解决的伦理道德难题。器官移植不是简单地将供体器官移植到受体身躯的过程,而是一个复杂的医学和社会伦理学实践过程。在现实社会,科学的进步往往超过社会学进步,器官移植技术的研究进展早已超过社会伦理道德方面的研究进展。尽管东西方文化和伦理背景存在差异,如西方国家强调个体权利、个人尊严;而东方更强调家庭和社区对个体行为的需要,但在器官移植的伦理学问题上却有着共同的争论和疑惑。

与器官移植有关的伦理学问题主要集中在器官的来源、摘取时机、分配方式、移植后可能出现的心理问题、潜在的远期并发症、存活时间、生存质量、排队与急救的矛盾等方面。另外,脑死亡和治疗性克隆也产生与之相关的伦理问题,如脑死亡的确定与器官的摘取时机有关,治疗性克隆是“生产”可供移植的最佳手段的事实能否因此说明克隆可通过辩护等。总的来说,随着器官移植技术的进展和移植数目的增加,器官移植的伦理学问题日渐复杂起来。

一、关于器官的来源

器官的来源一般有自愿捐献 、推定同意、克隆器官、人造器官和商品化等途径。另器官来源有活体和尸体之分。事实上,人类的器官移植本来是从无心跳的供体开始的,即尸体来源。

关于尸体来源,在中国,由于人们对尸体供体的伦理问题主要是旧的习俗、传统伦理观念的影响。由于受封建传统观念影响,所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在很多地方,尤其在农村地区,谈论身后之事均被认为是不吉不利,捐献死者器官是不孝不义之举,因此死后愿意捐献遗体(或器官)的人和同意捐献亲人遗体或器官的人还是很少的。就尸体来源看,主要是来自死刑犯的器官。由于器官来源的缺乏,我国目前通过这种方式获取器官仍然是主要途径,即便这在国际上是有争议的。

关于活体来源,我国近十年已经渐渐开展,活体器官捐献要绝对自愿。这意味着供者是在没有任何威胁利诱情景下知情并作出同意的承诺,其原则是不危及活体供者的生命和健康。许多国家的医疗法规明确禁止不是一、二级亲属关系间的活体捐赠。禁止对外国病人进行活体捐赠,同时禁止对于迫于贫困或其他压力下的“自愿”捐献[1]。在伦理学上存在的问题主要有:对于一个健康的个体有可能造成死亡或出现严重并发症的合理性;常存在成人器官移植给儿童,或者高龄供体的器官移植给中青年患者,这些移植器官的远期功能能否满足患者的需要是当今医学家尚无法回答的问题;受体家庭对于供体实行经济补偿及合理性问题。对不同的国家,不同领域的专家对这些问题的看法分歧颇大,有待于进一步的探讨。

此外还有人造器官,由于其固有的缺陷,暂时还难以解决根本问题;克隆器官倒是被很多医务人员和民众所看好,但其中涉及胚胎的问题。胎儿供体问题的伦理学争论的焦点在于:淘汰性胎儿在生物学上是否具有潜在的发展为人的可能性。而从人道主义的角度来考虑,此种选择从动机和效果上都对患者群有利,符合推定同意的原则。随着免疫学及纤维外科学进展,供体采集途径还有异种器官供体、克隆器官供体、人工器官、干细胞移植。而这些采集方式从刚一问世,都无一例外的会在伦理学上引发长久而激烈的讨论。

关于器官商品化的问题,由于供体器官的来源很少,而等待器官移植的人却很多,这就可能使人体器官成为十分抢手的高价商品。当供移植器官的来源滑进了商业轨道之后,就会引发一系列的社会伦理问题和道德危机。可以说,器官来源的商品化己严重影响了器官移植的正常实施。当然,器官商品化,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器官供应数量,解决移植器官的短缺问题,缓解医生和供体家属之间的矛盾,但这些并不能构成器官可以商品化的理由。因为,供体器官的商品化,是严重违背人道主义的不道德的行为[2]。总的来说,至少从伦理学角度,是非常不赞成器官的商品化的。应该遵守器官移植的非商业化原则,所谓器宫移植的非商业化原则,就是严格禁止人体器官交易,反对器官采集商业化作为获取人体器官移植来源的商品做法。这一原则是针对目前国内器官移植存在的买卖化倾向日益严重,器官交易日益凸显而提出的[3]。

二、器官的摘取时机问题

毫无疑问,器官越新鲜,移植的效果越好。但摘取器官的时机直接与死亡的界定有关。器官移植与死亡的伦理学问题有关,需解决生与死的模糊界限问题,不仅是死亡的含义,而且还有死亡的精确时间,这直接决定通气设备是在刚死亡之前还是在之后的一瞬间,或是在死亡之后的多长时间内使用,这样可以尽量保持器官就像刚死亡前的状况一样。对于死亡标准,我国二千多年前的《黄帝内经》就称:“脉短,气绝,死。”现代临床上,也习惯以血液循环完全停止,呼吸、脉搏停止作为死亡的判断标准。但是,心肺功能的丧失并不意味着自然人整体死亡的必然发生。随着医学科学的发展,通过有效的心肺复苏,亦可通过替换坏死心肺,许多病人是可以恢复生命的,但是,脑一旦死亡,即使心肺功能继续维持,在一定时间内,人将发生不可逆的死亡[4]。以肾脏移植为例,由于我国目前还没有建立脑死亡标准,即使我国肾移植技术和设备与外国相差无几,但数以万计的患者由于不能即使进行肾脏移植而失去了生命。

三、器官的分配问题

类似于器官这样的稀有卫生资源,其分配标准一直是伦理学讨论的问题之一。人体器官是一种稀有的资源,在目前可供器官稀少的情况下.势必无法满足受体的需求。这样,在临床上就存在着决定哪个病人能够有机会接受移植而活下去的问题.因此面临着受体选择的伦理道德难题。在考虑医学原则的同时,受体选择主要依据国家或社会通行的道德规范和价值,受体选择的医学标准和原则采取的是综合应用原则,并视供体和受体的具体情况而定.包括病人的社会价值、应付能力等社会因素.筛选器官移植的受体,主要看病人过去或未来对社会贡献的大小,病人配合治疗的能力、社会应付能力、经济支付能力、病人对他周围人的重要性、社会支持能力等。但遇到需要急救的情况时,便会出现矛盾。近年较多(主要是国外)对以下问题常争论不休:对酗酒者,其是否有资格接受肝移植?对吸烟者是否为其进行肺移植?对终身监禁的罪犯,是否对其进行肾移植手术?儿童是否比成人更优先接受供体器官等。

在器官的分配上,国内外的医学伦理学书籍中对此都从理论上给出5个原则:余年寿命原则、回顾性原则 、前瞻性原则 、家庭角色原则 和科研价值原则 。我国目前的现实中主要是使用经济承受力原则,也有不正当的通过“内部关系”而减少排队等待时间的情况。

四、异种器官移植问题

美国公共卫生局(PHS)将异种移植定义为:将非人的动物的活细胞、组织或器官移植植入或灌注进人类受体,或者人的体液、细胞、组织或器官在体外与活的非人动物的细胞、组织或器官进行接触旧。由于异种移植是将其它物种的细胞、组织、器官植入人体.因此对于准备接受动物器官的受体来说,异种器官移植对“使人之所以为人”的内在本质提出疑问.对人类个体和整个人类基本的完整性和内在价值提出了挑战。因为异种移植很可能改变人的行为甚至思想,使人类更接近动物。而目前的伦理学体系对此很难做出回答。异种移植在带来巨大效益的同时.也使患者和公众处于高风险之中。

五、其它问题

技术与伦理的关系:免疫抑制剂较少,显著影响疗效。目前器官移植费用大增,其中大部分用于昂贵的新免疫抑制剂和抗生素,少部分患者因不能担负沉重的医疗费用,不得不放弃治疗。即技术解决了部分伦理问题,又带来了新的伦理问题。

器官捐赠者的补偿问题 对器官捐赠者的补偿涉及器官资源及其合理、有效应用,是否符合伦理道德规定及器官捐赠商业化等问题。人们讨论的焦点是:活体器官捐赠是否符合伦理道德?是否应该付费捐赠?尸体器官捐赠者的家庭是否应该受益,应该直接付钱,还是间接补偿?器官捐赠有偿化是否促进了器官买卖黑市的合法化?

六、器官移植的伦理和法律原则

受中华医学会医学伦理学分会的委托,武汉同济医科大学的有关同志起草了我国《器官移植伦理原则》,其中,受体选择的参考项目为:社会价值、在家庭的地位及作用、经济支付能力、医疗资源的公正分配。关于活体移植,出于自愿,不得附加任何条件,受者的得益与供者的损伤应有恰当的比例,得要大于失;关于从尸体上摘取器官和组织,最好有死者生前自愿捐献的书面或口头遗嘱,特殊情况下,也可采取推定同意等原则。另外,器官移植手术应由具备专业技术知识、经过专门训练、有临床经验的医师施行。

一般来说,关于器官移植为多数人认同的伦理学观点为:器官的来源遵从自愿原则、分配遵从效用和公平原则、对可能出现的心理问题的应进行预防与指导等。其实,器官移植中的公平、效用等原则不取决于脑死亡(概念)是否被广泛接受,也不取决于异种器官移植可行否,更不取决于克隆是否应用来为器官移植服务等,因为这些不是决定公平的因素,而主要是解决来源不足的问题,世界上大约每年完成22000例心、肝、肺、肾、胰腺、小肠移植手术。然而长期影响器官移植工作发展的问题仍然是供体器官的严重缺乏。每16min就有1例患者需要得到器官移植的治疗,而每天会有13人会在等待供体中死去。这种死于等待中的病人,一年中大约超过了4000人。如果器官非常丰富了,达到谁需要谁移植的情况,就不存在分配的原则了,只是因为这是稀有卫生资源,不能按需分配,必须采取效用与公平相结合的原则,但在现实中难以做到完全的公正。

器官移植是一把“双刃剑”.在推动医学的发展和进步.给患者带来福音的同时,也使得这一高医学技术运用的科学价值、社会价值和道德伦理价值失衡。要使器官移植更有效地为人类服务,就必须充分考虑与器官移植有关的伦理道德难题。使两者达到协调统一,在尊重病人人格,维护病人最大利益和社会利益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满足人类对身心健康和生命质量的追求。希望我国的器官移植事业随着伦理学等社会科学的发展带给更多患者以福音。


此文章内容仅代表医生观点,仅供参考。涉及用药、治疗等问题请到当地医院就诊,谨遵医嘱!

阅读(5797)| (0) | (0) 我要为董治春投票 >
更多

免费咨询在线专家

董治春

副主任医师 副教授

兰州大学第二医院

泌尿外科

咨询专家 已回复咨询数:1693
预约门诊 已成功预约数:44
给他投票 已获得投票数:5

同专业最新在线专家

请务必在就医后进行投票,以保证结果的公平、公正。

温馨提示